楼台望烟雨

啦啦啦~

【APH/王耀】来日

*无cp向
*国设
“陈老先生呀,这可是永生钢笔,还是老永生,先不管钱的事儿,当个收藏,那也不是问题,更何况。”老板望了望闭眼修神的老太,叹了口气把钢笔伸到老太面前,“留个念想,也好。”
  陈老太睁开眼,也不说话,抬手接了过来。 那只笔已经开始掉漆了,两端都发白了,老太昂住笔尾,一摸,从头, 到尾。
  “来日方长,以后的事多着呢,是吧,老师。”老太笑了笑,把笔放在了一旁的红木桌上:“我也不求几个钱,把它当了,只希望有个来日方长吧。”
   当铺老板把老太送了出去,想着走前的叮嘱,摇了摇头,叹着气把笔放进了柜台里。
  陈老太年近七十,是那老一辈有学问的,平时街坊邻居都尊称一声“陈先生”,不过一般不怎么出门。
  “老板,帮忙来扎艾草。”
  “呦,陈老先生来了,有段时间没见您了,最近过得咋样。” 老板一边说一边挑了两串艾草递给陈老太。
   “还行吧,最近得了个毛病,在医院了躺了好久。”陈老太接过艾草,道了身谢谢,便离开了。
   “您可得多注意身体哦。”老板趴出头,太阳高高挂那,他看那陈老太挥了挥手,顶着太阳悠悠的走了。
   “还得买几个粽子,还有...还有...”老太停了下来,拿出手帕,擦了擦汗。“对了对了,黄酒黄酒,这些都得买呢,老了老了,哈哈。”
   “这些都是老师喜欢吃的呢,不能忘,不能忘,来日方长哈哈。”陈老太眨了眨眼,囔囔道:“老师也真是的。”
   “为什么端午节要喝黄酒”王晓梅望着王濠镜一丝不挂的倒着黄酒,“虽然挺好闻的...”
  “这是耀哥存了好久的呢,而且端午本来就有喝五毒酒避五毒的习俗。”王濠镜放下酒坛,取了一张纸细细的擦着手。
   “耀哥呢?”
  “老样子。”王晓梅用手划拉着酒坛子,一下一下,但却不能在上面留下什么。
  “是吗。”王濠镜推了下眼镜,“也是,到端午节了,老师他......”还没说完便闭了嘴,咬了咬牙
   “嘉龙呢?”
  “他说要出去一下,不知道干嘛?”王晓梅抬了抬眉头,也不在意王濠镜没说完的话。
  “明明知道先生马上就要回来了,这时候跑出去。”
  王晓梅看着自己的兄长拧起的眉头,心里有点可怜某位嘉龙先生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
这个有一条故事呢,我也不标序号了。
我会努力把其他的故事写出来的,谢谢。
后半段有点崩。。(; ̄ェ ̄)

评论(5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