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台望烟雨

啦啦啦~

      “亚瑟,我...。”
     “不用说了...我都明白的。”英/国粗鲁的打断了中/国的话。 “我要向你道歉,我亲爱的耀,我...我要向上帝述说我有罪。”
      中/国按住英/国的肩膀:“不,我亲爱的亚瑟,你没有任何罪过...。”
      “不,不是这样的...我...我在你的蛋炒饭里放了...放了我刚刚做的...”
      中/国望着已经泣不成声的英/国,说:“亲爱的亚瑟呀...这些都不重要,不过是洗胃吗,没事,你们的上帝会放过你的,所以,现在...” “不!不要!王耀你不能这样!”
       王耀一掌拍到亚瑟头上,“不就是游个泳吗,又不会怎么样,蛋炒饭的事我都不管了呀阿鲁。”
       “ 这可是冬天呀!中/国,在冬天谁会去游泳呀!”刚说完,两道落水声响起,水中一位大爷一位大妈与一旁的浮冰一起上下起伏...
       “...不过是冬泳吗,阿,是不是,我可是不败的绅士...这种事情......啊!!”一道水花冲天直上。
英/国先生冬泳报告:因本人不会游泳,无法得出。     中/国先生总结:游泳都不会呀阿鲁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耀:“下一次找谁呢?”

评论(1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