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天子

【APH/花夫妇】家

  *普通人设定

  *ooc有点吧

  *改编致(英)毛姆】家

  “你和他一样,不,应该说有几分像,可以把头发别上去吗?哈哈,说笑的。”

  我顺下了头发,理了理,说:“请不要开这种玩笑,巴尔加斯先生。”

    他把喝了一口的茶放下,说:“抱歉,抱歉,只是没想到他的孩子跟他一样,这么认真。”

   “不过这是个优点。”他说着缓缓起身,接过我递给他的橡木手杖,道了声谢谢,便走向了一旁的窗台。

    这座庄园坐落在一个山谷中,是一座老式的房子,房后有一小片花园,不算太大,但胜在精致。庄园前则是一条连接外面大道的林萌小路,小路两旁的榆树郁郁葱葱。
   眼前扶着窗台,望着远处且不知道在说什么的老人就是从那条道上来的。

   “你好,喜爱的路德·维希先生。”这是他们见面的第一句话,阳光打过两旁的榆树,剩下的倒影挂在了那位老人身上。
   有什么东西在他眼里慢慢绽放,美丽的就快要逝去的东西。

 这是约翰·维希看到费里西亚诺·巴尔加斯先生,那位扶着窗台的老人的第一个反应。

【APH/王耀】来日

*无cp向
*国设
“陈老先生呀,这可是永生钢笔,还是老永生,先不管钱的事儿,当个收藏,那也不是问题,更何况。”老板望了望闭眼修神的老太,叹了口气把钢笔伸到老太面前,“留个念想,也好。”
  陈老太睁开眼,也不说话,抬手接了过来。 那只笔已经开始掉漆了,两端都发白了,老太昂住笔尾,一摸,从头, 到尾。
  “来日方长,以后的事多着呢,是吧,老师。”老太笑了笑,把笔放在了一旁的红木桌上:“我也不求几个钱,把它当了,只希望有个来日方长吧。”
   当铺老板把老太送了出去,想着走前的叮嘱,摇了摇头,叹着气把笔放进了柜台里。
  陈老太年近七十,是那老一辈有学问的,平时街坊邻居都尊称一声“陈先生”,不过一般不怎么出门。
  “老板,帮忙来扎艾草。”
  “呦,陈老先生来了,有段时间没见您了,最近过得咋样。” 老板一边说一边挑了两串艾草递给陈老太。
   “还行吧,最近得了个毛病,在医院了躺了好久。”陈老太接过艾草,道了身谢谢,便离开了。
   “您可得多注意身体哦。”老板趴出头,太阳高高挂那,他看那陈老太挥了挥手,顶着太阳悠悠的走了。
   “还得买几个粽子,还有...还有...”老太停了下来,拿出手帕,擦了擦汗。“对了对了,黄酒黄酒,这些都得买呢,老了老了,哈哈。”
   “这些都是老师喜欢吃的呢,不能忘,不能忘,来日方长哈哈。”陈老太眨了眨眼,囔囔道:“老师也真是的。”
   “为什么端午节要喝黄酒”王晓梅望着王濠镜一丝不挂的倒着黄酒,“虽然挺好闻的...”
  “这是耀哥存了好久的呢,而且端午本来就有喝五毒酒避五毒的习俗。”王濠镜放下酒坛,取了一张纸细细的擦着手。
   “耀哥呢?”
  “老样子。”王晓梅用手划拉着酒坛子,一下一下,但却不能在上面留下什么。
  “是吗。”王濠镜推了下眼镜,“也是,到端午节了,老师他......”还没说完便闭了嘴,咬了咬牙
   “嘉龙呢?”
  “他说要出去一下,不知道干嘛?”王晓梅抬了抬眉头,也不在意王濠镜没说完的话。
  “明明知道先生马上就要回来了,这时候跑出去。”
  王晓梅看着自己的兄长拧起的眉头,心里有点可怜某位嘉龙先生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
这个有一条故事呢,我也不标序号了。
我会努力把其他的故事写出来的,谢谢。
后半段有点崩。。(; ̄ェ ̄)

我的孤独

图:lof金鱼里的草
*普通人设定
*ooc有
“欢迎,还是三明治配咖啡吗”
“是的,谢谢。”马修机械般的坐了下来,脑子还是阵阵的抽痛。
“外面看起来很冷,给,你的三明治配咖啡”
“谢谢。”咖啡杯暖意透着手指一路直上,手指有点发烫,喝了口咖啡,白糖。
“是啊,外面已经很冷了。”他揉了揉手指,咖啡的暖意遇冷,凝华,顺着杯口直直的飘了上去。那个服务员的脸也变的模糊,马修把手肘撑到桌台上揉搓着手指,“冷到发痛呀。”
外面下着正下着小雪,“那就好好待在这里吧,咖啡可以温暖人心吗。”
店门被打开,有客人带着雪渣进来。 “你先休息吧,多待一下,没事。”
“来了,黑咖啡对吧?请稍等。”
“还是喜欢枫糖呀。”马修舔了舔嘴唇,入肚的咖啡比刚才要冷一点,“冷了呀。”
马修站起身,一只手撑在桌上,另一只手取出手机。
“一共12元”服务员把黑咖啡放到那人面前,对马修说“谢谢惠顾,下次还来嘛?”
口袋里的手指有点发肿,马修笑了笑,“再见。”
说完用另一只手推开店门,雪又变大了呢。
马修抬起头,店牌里有LED灯,到了晚上就会亮起来,亮的发烫,欢迎每一个人。
他搓了搓头发,金发被雪打湿了点,反着白光,捏紧又放松口袋里的手,马修皱了皱眉,转身离开了,他身旁的雪在他经过后,转着圈,落在地上,没有人听到掉落的声音。

ennnn混更(¬_¬)

解决文的短小。。。。

给王耀的信

*ooc有
*普通人设定
致 我的王耀先生
     王耀先生,我们这里的天气变得暖和了呢,在收到那封信的时候。所以我现在趁着机会,趁着这暖阳,给你回信。
     枫糖花卷的想法我觉得很好哦,还有我记得王耀先生家有一种桂花糖吧,不如我下次试着把桂花做成糖桨做一个桂花花卷吧。感觉,挺配的。
     王耀先生,我这里刚刚起风了,那些枫叶被吹了起来,如果是你在的话应该会静静的站在那里,一边喝茶偶尔念首诗吧,真的好像让你看看呀。
     对了,王耀先生,我打算送你一个礼物,那个礼物应该有着暖暖的感觉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马修·威廉姆斯
    王耀放下信,躺下身子,又一次抱住身旁的人,“很棒的礼物哦。”回应的只是轻微的呼吸。王耀闭上了眼睛。嗯,身体真的暖暖的。就像加拿大的太阳。还很甜。
     时间还有很多,让我们慢慢来吧。

给马修的信

*普通人设定
*ooc有
     马修,我在写这封信的时候已经下了飞机了到了北京,今天北京的天难得的放晴了,可能是你在我上飞机前亲了我一下的缘故吧。
     你可能会说为什么要写信,没错呀,手机很方便,想你只要打个电话,或者发个视频聊天就行,但会不会太敷衍了,我想好好的,用心的给马修你写封信,然后再投到信箱,说的奇怪一点,我想把我的心情,对你的想念都写在信纸上。然后送到你面前。
     还有还有,你觉得枫糖花卷这个搭配怎么样,白白的面皮裹着金黄色的糖浆,对了对了,还可以来被枫糖水,只要我研究研究,枫糖水一定可以成为新的养生饮品,然后合理营销一定可以卖一个好价钱。
     马修,你知道吗,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,但是我不想写在信纸上,我想,在你面前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爱你的王耀

迎春花(1)

*这是给 @本曦君,本子君 点的文章,在这谢谢ta的支持。
*菊耀,非国设
*ooc有
*微苏/联刀
*文笔渣
     这座城市的冬天还真冷呀。本田菊无奈的抽出手把垂下来的黑色围巾重新戴整齐,然后马上塞回口袋里,里面有刚刚买来的一个大肉包。这是他在这座城市最日常的行为了。
     5点半准时下班,从来没有加过班,他不喜欢,所以就在上班时完成所有任务。
      然后,穿上固定的黑色衣服,按他自己的话说“在下认为黑色是最可以让人身心专注的颜色。”
       然后,如果是冬天,“像这样买个包子是最好的了。”本田菊朝前哈了口气,气息在寒气中清晰可见,被风吹着,逐渐的消散。本田菊觉得自己的心情还算不错,应该不错。
       不知怎么,他忽然感觉有些烦,烦什么?不知道,不知道呀...他感受到肉包子的温暖,算了,回家吧,生活挺好的,他缩了缩脖子,没在黑色的围巾里。
      冰雪覆盖着伏尔加河
      冰河上跑着三套车
      有人在唱着忧郁的歌
      唱歌的是那赶车的人
       .........
      声音好清亮呀,马上本田菊又反驳了自己,不对,应该说清脆...不行,感觉声音好像有点沧桑呀,女声?不对是男声才对。没错。
      一回神,他已经站在一个花坛边,唱歌的人就在这里。但自己怎么在这里。
      哎呀,应该快点回家了呀!
       ......小伙子你为什么忧愁......
     就算好听,但是也有...
      为什么低着你的头
      有谁叫你这样的伤心

      问他的是那乘车的人

      你看吧那匹可怜的老马

      它跟我走遍天涯

      可恨那财主要把他买了去

      今后不能再等着它

      可恨那财主要把他买了去

      今后不能再等着它
      一样是冬天,本田菊看到了一个男人在雪地里唱歌,风带着树上的雪飘了下来,还有一个高大的男人在为他伴奏,他的手风琴的声音好像这些风呀,越吹越广,越吹越广,直到高大男人消逝了,风琴的声音还在雪地里回荡,歌声还在唱着,一如当初。
     “先生,先生你没事吧...”
     “为什么要哭泣!”
     话一出口,完了,本田菊立马回过了神来“十分抱歉!刚刚,刚刚...”难道还要说看到了想象中的男人在自己面前打招呼吗!
      正当他苦思怎么摆摊困境,那个男人好像也回过神来,笑了笑“没事没事,不要紧的,有人怎么喜欢我的歌我真的很高兴的呀。”
       “是吗,在下也很高兴的,那个你刚刚唱的是俄/罗/斯的的歌吗。”口袋的包子是热的,本田菊感觉不怎么想走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是俄/罗/斯的歌...对了我叫王耀,你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好,在下叫本田菊”刚刚好像有点停顿呀。
        说完,进入了短暂的沉默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了,你明天还会来看我唱歌吗,我会带乐器来的。”王耀先发话了。
       本田菊想了想,打算拒绝,毕竟不想自己的计划被打乱,说自己有事就可以了吧,看着挺柔和的......
       “不...”
       忽然挂起了风,王耀的头发被风吹乱了,他连忙把头发扎了起来。“对不起,请问刚刚说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“会...会的”说完,他连忙转身,撒腿狂奔,也不管后面的呼喊。
        刚刚也...刚刚也太好看了吧头发迎风飞舞什么的...*去。
        王耀看着本田菊的离去,那狼狈的样子肯定是脸红了吧,肯定吧。他笑了笑,气息从嘴里冒出,像飘扬的雪花。
          它还未离去,依然向上着,述说冬天还未离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没想到有长篇的趋势......本来打算写短篇的说...
不过写了就一定要把它写好了才行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*ooc有
     “对不起哟,小耀,哥哥是不可以这样的,这就是命呀。”
    “为什么,弗朗西斯,为什么呀,明明亚瑟他...”
     “不可以的哟。”弗朗西斯用食指竖在王耀的嘴边“亚瑟是不一样的,哥哥我也是不一样的,我不是说过了吗,这就是命。”
    他拉起王耀的手,“请不要哭泣了,亲爱的耀,放下吧 你们这不是有句话叫做,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,来,和哥哥一起,哥哥我会带你来看这世上所有的,所有的爱哟。”
    “弗朗西斯。”
    “怎么了。”
     “马上放开我,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去爱的天国。”
    弗朗西斯无奈的放开王耀,举起了双手:“抱一下又不会怎么样,来,接受哥哥的爱吧!”
     王耀不想说话,并想对方扔出一把蛋炒饭。此时他们已经离河岸很远了。 “中/国,你得痴呆了呀,居然用蛋炒饭打我,我......”忽然一种可怕的感觉出现,下意识向旁边跳去,然后一回头,原本的位置的草已经枯黄。
     “哎呀,不好意思啊。”王耀又拿出一把蛋炒饭,“快乐我真的得了痴呆了呀,这是亚瑟放过东西的蛋炒饭,真是对不起呀,对了,刚刚说到哪里了?”
     “哈哈,那个什么...哥哥我呀最喜欢游泳了,哈哈,你...小耀你先把那东西放掉好不好呀 。”
     “那边的小哥,穿紫衣服的小哥。”弗朗西斯回过头,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大妈在叫他。还招手让他过去。
     他连忙跑了过去,以至于没看见王耀的那丝笑意。
     “亲爱的小姐,请问有什么事吗。”他对大妈弯了弯腰。
      “哎呀,我都六十多岁了还叫小姐,真是的。”大妈一脸春光。
     “小姐的气质可是很好的呦,来,我们边走边说。”拉起大妈的手就这样慢慢离开了海岸。
     王耀看着那边的弗朗西斯,笑了笑,叉起手,静静的看着。
     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,弗朗西斯背起大妈,向王耀这边走来。
     “呀,你们回来了。”弗朗西斯看着眼前这个笑意也不藏一下的人说:“你恨。”
     “小哥呀,不行不用硬撑,大妈不会怪你的。”弗朗西斯堆起笑脸说:“可爱的小姐,千万不要说一个男人不行哟。”又对前面的王耀说:“让开。”
     王耀退开半步,“请,感谢爱,的哥哥教小姐冬泳。”
     “这就是爱呀”这是弗朗西斯落水前听到的话。
     法/国先生的冬泳报告:笑的很开心,很开心。
     中/国先生总结:不愧是爱的使者呀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王耀:这俩次辛苦你了大妈,这是你的工资阿鲁。
大妈:谢谢了,那下次还有机会吗?
王耀:这个吗...肯定会有的,是吧(●∨●)
(望着突然出现蛋炒饭,作者:一定( ͡° ͜ʖ ͡°)✧)